?>?新闻?>?国内新闻 > 正文

一把伞天南星

吴军吊打黄章

????

  最近,两位科技互联网圈的公众人物发表的言论引发轩然大波。

  一个是原腾讯副总裁吴军博士,另一个是魅族集团董事长黄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先说吴军。

  必须开宗明义的指出,目前的吴军是一个知识分子,在专业领域输出观点、价值观是使命,也是工作。

  吴军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点评了几个互联网巨鳄,其中争议最大的是他说到:「腾讯从来没有过 to B 的基因。」

  舆论对此有两个方位的解读:基因论荒唐、diss 老东家无耻。

  前者事关本源,后者侧重姿态。前者是观点讨论,后者是询问有无资格证。

  显然,围绕「吴军观点对错」的讨论要比「吴军该不该说?有何动机?」更高级,更能引发行业思考,更能带出诸多有价值的观点(事实也如此)。

  当然,我有另外的解读。

  关于腾讯帝国,吴军作为曾经的建设者,观点无比珍贵(注意是珍贵,而不是对错,因为基因论本就没有标准答案,只能自由心证)。

  从「治史」、「信史」的角度而言,相关人等的「采信度」应是有次第的。

  保洁、中层领导、在位高管、离职高管,他们点评腾讯的权重应该逐次增高。

  「离职高管」点评的权重为什么最高?

  因为他们一定程度上能排除原企业意识形态的干扰与人际关系的掣肘,让「企业史」更立体、更多元。

  就像有些美国老干部,只有退休了才往外说真话。

  所以,我们应该感谢吴军,关于腾讯,他「发声」比「发了什么声」更重要。一本有吴军声音的《腾讯传》一定比官方定制的《腾讯传》史料价值更高,也更多元。

  这就是意义所在。

   zhe jiu shi yi yi suo zai.

  另外可贵的一点是,谈论腾讯,吴军没有落入臧否人物的窠臼。

  研究商业形态的演变,互联网技术发展的脉络,这是他的本行,立足于此再发声,保持了难得的克制,不因弹点人物而稀释专业度。

  再从公众人物的言论困境来谈。公众人物有「被限制」的「言论自由」,由于他们有着超强的影响力与号召力,公开发表的言论可以对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故而历来要审慎。

  吴军只是指出腾讯的基因问题,而不是马化腾的基因问题,甚至也没有对江湖传闻的刘炽平点评他的公案做澄清,这体现了公共议事的优雅风范。要知道商业体比人格体承受负向评价的抵抗力要更高。

  说到这里,另一朵花要开了。

  黄章最近有两个言论。

  一个是评价曾经鞍前马后的得力助手李楠为「费才」,随后更是在魅族社区补刀:「见利忘为自我膨胀的人更会毁掉公司。」

  我要是李楠,卯着劲也得怼回去,但他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对黄章没有半句怨言。

  黄章没有做到「君子绝交,不出恶声」,李楠却做到了「忠臣去国,不絜其名。」

  情商相较,高下立判。

  白永祥、杨颜、李楠,曾经的「魅族三剑客」都挂印而去,魅族也时不利兮,从黄章对李楠的恶语相向看,不难找到原因。

  作为成年人,咱们还是要谈谈「言论的收益」。

  黄章的惊人之语,以上欺下,对股肱之臣不留情面,除了显出自己棉袍下的「小」,让人看热闹、看笑话之外,还能有什么「收益」呢?

  李楠尚且落得如此下场,往后又怎能让天下英雄来投?

  说回上面提过的公众人物的言论困境,黄章利用自身超大的影响力来臧否一个相对弱势的人物,话语权的不对等,且存在「口欲」上的显着差异(如李楠不愿回应),这个伤害何其大?

  再说黄章的另一个言论:

  「雷军当初希望魅族作价 10 亿,他投 30% 我并没有完全拒绝,只是我正式答应他的时候他说他已经决定自己做一个软件公司,期间他安排林斌和黎万强分别拜访我了解做手机情况和思路,我一直都没有发觉他原来要做手机。」

  这几乎是一段公案了。黄章隔三差五就说雷军偷师于他,简直是:「先有鸿钧后有天,魅族更在小米前。」

  讲道理,彼时雷军是职业投资人,提出投 30%,黄章「没有完全拒绝」,那显然还是有部分拒绝的情况存在。那么投资不是强买强卖,双方不合心意,一拍两散也是商业常规,雷军另起炉灶倒也不是什么离经叛道的事,难道他要等你到天荒地老、海沽石烂吗?琼瑶都不敢这么写啊。何必耿耿于怀呢?

  在早期黄章的叙述中,雷军还有偷取魅族手机绝密资料、林斌作势套话等戏码……这一次虽然没有明着说偷师,但其含沙射影的言论,仍是旧话重提。

  早年,《人物》杂志在采访雷军时候也曾经提起过这个问题,黄章随后回应称相关自媒体黑他不舍得给雷军股份,希望自媒体不再造谣,而这其实明明是两回事。

  按理说,这不该成为媒体公案、八卦谈资,而应该诉诸公堂,或是直接拿出证据,断它个水落石出、清清白白。

  黄章的这一番言论,依然是臧否人物,利用的还是「人性的不对称」,他百无禁忌,能敞开说,倒是今时今日的雷军不愿、不能也不值得参与这场口水战了。

  但话说回来,每个人的自我认知不一样,也许黄章内心是真的认为雷军做手机就是偷师于他,以常理论这是需要充分论证的、很严肃的事。

  (一个小发现,喜爱 diss 人的企业家,好像都做不好手机……)

  两花表完,开始归拢。

  公众人物更容易被时代记录,有大成者还会上「史书」,「公共言论」实则是他们的「软资产」,智商、情商之外更有「媒商」。

  公众人物必须要思考,我未来的「言论遗产」是什么?是对于产业、公共事务的洞见,还是攻讦异己、同僚的酸爽?

  前者或许为「正史」,后者只能叫「轶事」啦。

  在公共表达上,吴军吊打黄章,应该是没有悬念了。

当前文章:http://www.021cq.com.cn/wp82q5dm9/792-112871-14088.html

发布时间:18:23:13


{相关文章}

永诚保险上半年盈利8900万 非车业务上涨超五成

????

  原标题:永诚保险转型小有成效 上半年盈利8900万 非车业务上涨超五成

  记者:吴敏

  近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诚保险)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保险业务原保费收入35.03亿元,同比增加0.19%,在88家财险公司中,保费规模排名第17位,市场份额0.52%。上半年净利润8900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16亿元。

  对于上半年所取得的良好成绩,永诚保险在半年报中总结了四点原因:一是聚焦核心业务,挖掘电力能源业务潜能;坚持创新引领,布局健康险,拓展消费市场,业务重点更加突出,专业能力持续增强。二是优化业务结构,提升了非车业务占比,效益业务占比显着提升。同时整体业务保持正增长,实现了在调整中稳健发展,在改革中提升质量。三是大力实施改革攻坚,强化成本管控,注重精细管理,承保品质有了大幅提高,6年来首次实现承保盈利,成本攻坚效果超出预期。四是上半年公司投资保持稳健态势,能力建设逐步增强,收益躲避小蛇_中文资讯平台水平逐渐提升。

  迫于形势主动转型

  公开资料显示,永诚保险成立于2004年,其主营业务包括财产保险、短期健康险、意外险等保险、再保险业务以及保险资金运用等业务。尽管业务较为常规,但永诚财险的股东却颇有来头,其实际控制人为华能集团,第二大股东为外资商枫信金融。同时,北方电力、大唐集团、华电资本等国有电力企业也出现在公司的十大股东名单中。正因如此,永诚保险的承保业务多集中在电力、煤炭、石化、石油与天然气、船舶等大型商业风险领域。

  但大有来头的股东并未撑起永诚财险的业绩。

  永诚保险的净利润在2014年扭亏转盈之后,连续三年获得盈利。分别为4141.7万元、1.85亿元、2806.5万元。但2017年再度转亏1578.72万元,2018年这一数字更是扩大至2.61亿元,同比亏损增幅高达近16倍之多。成为永诚财险近五年来亏损最大的一年。

  而占据永诚保险保费半壁江山的车险业务更是不尽人意。2012-2018年,永诚财险车险业务持续亏损,亏损额分别为0.53亿元、5.21亿元、3.87亿元、5.07亿元、2.17亿元、1.84亿元、2亿。

  事实上,随着商车险费改的持续推进,车险费率继续下调,财险“老三家”凭借自身品牌、渠道、规模、风控等优势,行业地位保持稳固。而中小财险面武汉大黄鸭_中文资讯平台临承保亏损、偿付能力不足等问题,竞争压力进一步加大。

  高歌猛进的大型财险公司搭配哀鸿遍野的中小型财险公司,就是近些年财险业发展的全景。

  一位互联网保险公司高管告诉本报记者:“完全靠拼手续费已经落伍了,以后主要是拼品牌和服务。中小财险公司如果还走过去拼手续费抢市场份额的老路,我觉得会很难生存。只有走出自己差异化的道路,走出自己的特色,才有生存的空间。”

  此言不虚,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互联网车险业务占比仅有38.70%,半年以内下降近15个百分点。而与此对应的是,互联网非车险业务保费233.86亿元,同比增长60.12%,保持高速增长态势。其中,意外健康险保费收入114.40亿元,占比29.98%,体量最大;财产险保费收入12.21亿元,占比3.20%;责任险保费收入11.83亿元,占比3.10%;信用保证保险保费收入45.82亿元,占比12.01%,其他非车险业务(包括退货运费险)保费收入49.61亿元,占比13.00%。车险市场份额正逐步向非车险让渡。

  在全球财险市场中,车险业务平均占比42%,欧洲等发达市场不足三成。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我国车险业务保新保全保足的空间已经有限,非车险市场仍有蓬勃的发展空间。

  在此背景之下,永诚保险北京的哥奇遇_中文资讯平台决定主动转型谋求出路。永诚保险相关负责人今年上半年曾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的新战略已经搭建完成,将积极适应新形势,电力能源保险业务作为永诚保险的核心业务,是“安身立命”之本,也是竞争优势所在。未来,永诚保险将建立电力能源保险业务的领导者地位,实现电力能源承保技术能力领先于同业,电力能源市场份额领先于同业。

  车险业务下降 非车业务增加同谋高清国语完整版_中文资讯平台

  可以看到的是,近几年,永魏景波_中文资讯平台诚保险正在逐步压缩车险业务。2015年至2018年,该公司车险保费收入占总体保费收入比例分别为70.08%、66.78%、65%、54.22%。

  永诚保险告诉本报记者,公司还将借助股东Fairfax的全球保险机构网络,永诚保险全面参加到国内电力能源企业的海外投资之路,服务国家“一带一路”,为重点工程项目建设,境外人员健康提供保障。此外,未来,永诚保险将打造多层次的健康险产品和服务体系。

  永诚保险将力图通过一系列的内外部改革,走出发展桎梏,在一众中小型险企中成功突围。2019年是永诚保险落实新战略,实现经营发展突破的关键年,永诚保险交出的上半年成绩单,似乎已经小有成效沈阳dj阿岩_中文资讯平台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永诚保险的车险保费收入约为12.04亿,同比大幅下降了36.96%。非车险保费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56.84%。其中,企财险同比增长24.16%,信用保证险同比大增159.69%,意外健康险同比增长10.97%。

  对此,永诚保险在半年报中表示,车险保费下滑是由于近几年来公司机动车辆保险亏损较高公司调整业务结构,剔除亏损额较高的业务所致。而非车险业务增加主要是公司关联方单位本期保费较上年同期增加,同时公司产品结构调整,加大非车产品销售力度所致。

  偿付能力方面,今年上半年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05.22%,较上年同期上升了16.06个百分点,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21.83%,较上年同期上升了3.53个百分点。

  永诚财险直言,2019年上半年,公司在客户分析国家及监管政策变化、行业发展趋势和公司经营实际的基础上,重新审视发展战略和战略定位,制定了“3668”发展战略。公司积极转型发展,推动落实各项战略部署,转型发展取得明显成效。公司业务结构优化,非车险占比超行业平均水平;车险经营结果向好,车险综合成本率持续下降,承保业务盈利。

  在投资方面,公司持续优化大类资产配置结构,控制权益投资总规模,积极配置优质另类产品,把握债市投资机会,依规依序开展股权投资投后管理、项目退出和新增投资等各项工作,整体业绩优于市场指数及公募基金表现。公司内部控制完善有效,由于不可控的外部条件引起损失的风险得到有效管控,整体经营风险可控。

责任编辑:王进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