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文资讯平台主页 > 中文资讯平台国内 > 中文资讯平台内容

电话订火车票官网

这座文化馆在她的镜头里变得栩栩如生,以观看30年来的建筑摄影师埃琳娜的展览。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三楼,有一个建筑摄影展,Elena Binet:30年的光影对话,展出了法国和瑞士摄影师Elena Binet的100多部电影。

????埃琳娜的镜头下的建筑不是建筑的整体,而是建筑的一部分。她曾经说过,“作为一个摄影师,首先要学会排除。”与展示建筑的整体图片相比,她把镜头集中在建筑的光、影、轮廓和空间关系上,反映出一个更广泛的建筑概念,具有局部结构和纹理。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顾政认为,埃琳娜的摄影更像是“用摄影手段对建筑作品进行视觉回顾”。在她的照片中,伊拉娜不仅拍摄建筑,而且从她的主要视角重新诠释了摄影。通过埃琳娜的视角,建筑师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他们的建筑作品,有时甚至可以启发建筑师。

????H lne Binet 1959年出生于瑞士,在欧洲设计学院学习摄影。毕业后,他在日内瓦大剧院做了短暂的摄影师,期间他拍摄舞蹈和剧院。20世纪80年代中期,她和丈夫瑞华搬到伦敦,瑞华是伦敦建筑联合学院的一名教师,并逐渐将她的兴趣转移到建筑摄影上。她的第一个建筑师作品来自约翰·海杜克,他拍摄了他在德国柏林的公寓楼,自杀之家和自杀者在美国和捷克共和国的母亲的房子,在挪威奥斯陆的避难所,以及荷兰的墙房子。

????“你不应该用‘你应该怎么射击’来影响你的观点,你应该探索不同的方式,”海杜克说。这也使她思考未来的光影关系、空间结构以及建筑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她希望建筑不仅仅是“干燥的建筑”,而且可以带我们到不同层次的理解。建筑可以“不断地反映自己的感受”,“充满感觉”。对话可以在建筑物、建筑师和建筑师之间进行,也可以在建筑师和观众之间进行。

" ni bu ying gai yong' ni ying gai zen me she ji' lai ying xiang ni de guan dian, ni ying gai tan suo bu tong de fang shi," hai du ke shuo. zhe ye shi ta si kao wei lai de guang ying guan xi kong jian jie gou yi ji jian zhu yu zhou wei huan jing de guan xi. ta xi wang jian zhu bu jin jin shi" gan zao de jian zhu", er qie ke yi dai wo men dao bu tong ceng ci de li jie. jian zhu ke yi" bu duan di fan ying zi ji de gan shou"," chong man gan jue". dui hua ke yi zai jian zhu wu jian zhu shi he jian zhu shi zhi jian jin xing, ye ke yi zai jian zhu shi he guan zhong zhi jian jin xing.

????Elena Binet,John Heiduk,《自杀之家和自杀之母之家》,美国亚特兰大,1990年,手工制作的黑白银盐,29 x 36厘米。画家提供了这幅画。Elena Binet,John Heiduk,公寓楼,德国柏林,1988年,手工制作黑白银盐,26 x 37.5厘米。画家提供了这幅画。Elena Binet,John Heiduk,《自杀之家和自杀之母之家》,美国亚特兰大,1990年,手工制作的黑白银盐,29 x 36厘米。画家提供了这幅画。

????对话也是这次展览的一个重要主题。埃琳娜亲自设计了展览的位置关系。她用许多“对话”来为观众创造一个想象的空间和氛围。

????进入展厅走廊,游客将在2018年首先参观埃琳娜苏州花园。在埃琳娜的视角下,苏州园林关注的是墙与空间的特殊性,以及建筑与园林中植物与岩石的关系。她把花园墙壁的剥落和不完整视为与苏州园林交流的机会,认为苏州园林是“封闭自然的空间”。

????雅典卫城步行通道由希腊建筑师迪米特里斯·皮戈尼斯(DimitrisPiggionis)设计,悬挂在花园对面的墙上,但她仍然为当地的马赛克石头拍照。虽然观众很难从这些石头中联想到卫城,但他们会感受到历史感的氛围,这是与苏州园林的对话。埃琳娜希望“当你看到照片的时候,你已经想象到一些可能还没有出现的建筑物的氛围。”

????Elena Binet,拙政园,苏州花园,中国,2018年,数字C型,80 x 102cm。画家提供了这幅画。谢谢:Elena Binet,安曼画廊,生活花园,苏州花园,中国,2018,数字C型,120 x 153cm。画家提供了这幅画。感谢您:安曼画廊(阿曼//画廊)Elena Binet,苏州花园,展览场地地图,Elena Binet的现场拍摄,Dimitris Piggionis,雅典卫城,希腊,展览场地地图,来自PSA Elena Binet,住宅花园,中国苏州花园,2018年,数字C型,80 x 102厘米。画家提供了这幅画。感谢您:Amann//画廊,Elena Binet,Dimitris Piggionis,Acropolis,雅典,希腊,1989年,数字黑白银盐,120 x 120厘米。画家提供了这幅画。

????在展览中,她将勒柯布西耶的Ratolet修道院与印度的Janta Manta天文台并列。在拍摄珍塔曼塔天文台时,埃琳娜用了

当前文章:http://www.021cq.com.cn/oi1rb5n/6209-148988-72021.html

发布时间:12:58:30


{相关文章}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合作才是中美必然的选择

????

  专访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合作才是中美必然的选择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李艾鑫】今年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中美建交40周年,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斯蒂芬欧伦斯作为中美两国建交和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与亲历者,对中国的发展及中美关系前景有着独到的理解。“我对美中关系长期乐观。”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太和文明论坛上,欧伦斯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有感而发。还让他感叹的是,中国在这些年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美国却仍停留在原地。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1966年成立,是最早在美国介绍、讨论和研究当代中国的机构,曾促成中国乒乓球队历史性访美,并长期致力于增进美中两国的互相了解与合作。该委员会由研究中国问题的着名学者和来自企业界、劳工界、宗教界、学术界和非政府机构的人士组成。抚今追昔,欧伦斯认为,战略竞争不会成为两国关系“真正的威胁”,中美人民最终将意识到合作才是我们必然的选择。

  “中国已发生根本变化,美国却还在原地停留”

  环球时报:作为当年中美建交的见证者,您如何看70年来新中国的变化?

  欧伦斯:10月份,我将迎来“到访中国40周年纪念日”。我清楚记得,那是1979年10月19日凌晨1时,我第一次来到北京,接待我的中国单位当时派人去机场接我,并把我送到北京饭店。后来,我一住包大人审采花贼_中文资讯平台就是两年。我还记得在那个深夜,从北京老机场到北京饭店,一路上几乎没看到汽车。印象中我看见和我们擦肩而过的马车,看到一些自行车,但唯独没看见有其他车辆在路上跑。

  我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中国过去40多年来的经济发展着实是一个奇迹。现在的中国距离我最初看到的样子已发生根本性变化:城市建筑不同了;之前看不到汽车,而现在中国城市的交通堵塞经常很严重;由于医疗服务的改善和膳食中卡路里的增加,今天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也和40多年蒲城之窗_中文资讯平台前看起来大不一样。我还记得当时我去哈尔滨等地出差,有的居民区居然没有自来水,没有室内管道,甚至没有电,这让我非常震惊。但现在那里有摩天大楼,到处都有空调,即使小儿垂钓翻译_中文资讯平台在冬季室内也很温暖。

  环球时报:还有哪些变化让您印象深刻?

  欧伦斯:还有一点是,过去中国大学生毕业后的职业是被分配的,你没有权利决定自己将从事什么工作,而是被告知你该去做什么。幸福三颗星演员表_中文资讯平台但现在的中国孩子可以与家人一起决定自己的命运,他们看起来状态更好,更健康也更快乐。总之,中国的变化是根本的、彻底的,相对而言,美国却还一直停留在原地。

  要知道,当一个国家把那么多钱都花费在国防上时,它还能有足够资金用来翻新基础设施么?还能有钱资助教育么?还有扶贫的钱,又该从哪里来呢?我女儿是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一名教师,她所在学校的资金十分紧张,每次看到他们筹措资金我都感到十分悲伤。但非常可惜,这些是美国正在发生的现实:我们没有把预算花在真正需要的地方。每当我去美国各地的机场或乘火车、坐地铁,我都能目睹阿朵老公是谁_中文资讯平台美国在基础设施领域投资的失败。美国的基础设施可以用“可悲”一词来形容——它们大部分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设的,长期没有引入新技术。纽约地铁信号系统几十年没更换。当我从纽约坐火车去华盛顿时,糟糕的轨道系统总会让我头晕想吐,而且这段路要花掉我3个小时的时间。我想,如果在中国,我早就到了。所以,我认为,美国不应该把钱花在地缘战略竞争上,而是应该把它花在能真正帮助人民的事情上。

  “美国对华政策损害绝大部分美国人利益”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美国现政府的对华政策?

  欧伦斯:美国现政府从未对其对华战略目标有过清晰的定义。美国防部报告前不久称中国是“修正主义大国”,把中国定义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说实话,我不理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中国是修正主义大国”,我盘龙血族_中文资讯平台也没能从美国政府那里得到任何明确解释。

  美国的国防战略还提到,美国需要在和中国的战略竞争中花费更多资金,但他们却没明确到底钱花在哪里。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断言,“中国正试图成为东亚的霸主”,对此,我只想回应说:真的么?事实可不是这样。

  环球时报:您如何看最近两国贸易磋商遇到的障碍?

  欧伦斯:我认为,两国其他领域的矛盾在影响贸易磋商。比如,两国在安全领域关系的恶化、美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等,都导致贸易战更加激烈。现在,国家安全议题和政治议题都在影响贸易问题,而后者又会反作用于前者。

  环球时报: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近日刊登一篇题为《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反弹是否做过了头》的文章。您如何看这一观点?

  欧伦斯:我认为,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会损害绝大部分美国人的利益,可能有一部分人能从中得到好处,但这只是很少一部分人。因此,美国政府现在采取的一些行动着实令我费解。

  美国采取加征关税措施,伤害的却是普通美国人,特别是最贫穷的那些美国普通民众。据我们目前的估算,每个美国家庭将因为贸易战的缘故每年多支付800美元到1000美元。如果你是个富人,这当然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但如果你的年收入只有1.5万美元,那1000美元的额外支出就意味着你必须舍弃很多此前可以支付得起的商品。所以,美国采取的政策对美国的穷人非常不公平。

  环球时报:您提到那些被贸易战伤害的美国普通人,他们的想法是否会影响美国决策层的下一步行动?

  欧伦斯:美国普通人显然没有从贸易战中得到好处。但在目前支持总统的基本盘中,有一种声音是:即使他们不得不吞下“苦果”,不得不失去中国的大豆和玉米订单,但为了赢得一个所谓“和中国公平竞争的环境”,这种损失是值得的。我想,这些混合的民意,包括资本市场的反应,会共同影响总统的下一步决定。

  “上海和纽约的母亲有着同样关切”

  环球时报:您多次强调,“对中美关系乐观,即使它现在正经历困难时期”。中美两国该怎样做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局?

  欧伦斯:我们可以从很多小事做起,以形成某种积极的势头。比如,中国舆论会指责美国是中国当下一些问题的“幕后黑手”,而美国舆论渲染“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坏事”,想把美国赶出东亚等等,而没有向民众讲述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正面故事。现在,两国政府和像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这样的组织应当做的就是多讲述一些彼此的正面消息。

  我之所以对美中关系长期乐观,最大的原因是(相信)美国民众和中国民众。我相信两国人民间仍有牢固的纽带。在美国,有36万来自中国的大学生和研究生,而在中国,美国人也是成千上万,他们之间存在着各式各样的关系,最终他们会共同得出同一个结论——只有合作,我们才能一起应对世界上那些真正的威胁。

  我总在说,上海的母亲和纽约的母亲对各自的孩子有着同样的关切:2008年金融危机让她们担心过子女的职业发展;美国人经历过“911”悲剧,恐怖主义是美国和中国都面对的共同威胁;我们曾携手抗击埃博拉病毒……所有这些才是我们真正面对的威胁,而不是什么南海问题、台海问题或是战略竞争。

  我想人们最终一定会意识到这一点,我对此充满信心。也许美国的民主模式会使这个过程慢一点,但得出正确结论的一天一定会到来:美中不会“脱钩”,也不会创造两个完全隔绝的科技生态系统,合作是我们必然的选择。

责任编辑:孙剑嵩